您的位置: 东港信息网 > 游戏

玄镜司 第六百零五章 小七死了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0:57

玄镜司 第六百零五章 小七死了

“大龙!”

青苗挣扎着想要朝胡大龙跑去,只是身后姐姐花芦抓住她的胳膊,那纤细的玉手仿佛一把铁钳将其牢牢固定住。

胡上卿轻笑着挥了挥手,花芦会意的松开,青苗踉踉跄跄的扑进胡大龙的怀里,眼中含着的泪珠瞬间就涌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

此时的青苗很明显已经哭到失去冷静了,只会一遍遍的道歉,一次次的让胡大龙心头揪痛。“好了,没事了,有我,一切有我!”

胡大龙的安慰其实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哭哭啼啼的声音并没有停止,不过胡上卿显然已经不耐烦了,轻哼一声伸出手掌,“好了,将葫芦拿来吧。”

胡大龙看了看瘫倒在地的三名兄弟,脸皮抽搐牙根直痒,但最后还是无奈的伸手将头顶的葫芦摘下扔给胡上卿。而紫琪与花芦得意的媚笑,几步上前将胡灶、胡雨、胡杏的葫芦全都摘下来递回到了胡上卿的手中。

每当一个葫芦到手,胡上卿的脸色变透出一丝喜悦,之后望向小七平伸手臂,“小七啊,爷爷想你了,还不快将葫芦给爷爷?”

小七小脸冰冷,伸手从孟晓的腰上解下葫芦却随手捏碎,弄的众人一阵诧异。望向孟晓的表情颇为怪异,你这是要搞事情啊,弄个假葫芦!

孟晓有些尴尬,但轻咳一声有些幽怨的瞪了一眼小七,之后从发簪里将葫芦取出还给小七。而小七似毫不留恋直接将其扔给了胡上卿。

胡上卿大喜,双手一翻七彩光华闪耀,只见空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一片璀璨的光辉,一个七色彩莲就这么出现了。

这七色彩莲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波动,好像具有莫名的吸力,其上七处微微的凹陷就像是内中还有诡异的漩涡,而七个葫芦在下一秒开始缓缓向着凹陷处落去。

胡上卿一副大计得逞的兴奋,他抬眼扫视了一遍所有人,仿佛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间一愣,回望七只葫芦紧接着盯向小七,“你竟然……”

众人奇怪的望向小七,难道小七还有什么自己的计划,还是说她在自己的葫芦上动了手脚吗?

只是紧接着听胡上卿道:“唉,是爷爷对不起你啊!”

胡上卿突然间的道歉虽然没有任何真诚在其中,可还是让众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却见小七上前一步叫道:“葫芦你已经得到了,应该给他们解毒了吧!”

胡上卿刚刚还满脸歉意的模样突然展颜笑道:“不急,等我将葫芦合一时才好解毒啊!”

小七的双手攥的越发苍白,撅着小嘴眼中急切越发凝重,可胡上卿依旧在不紧不慢的融合着,只见那七只葫芦开始慢慢缩小终于进入了彩莲的凹陷之中,光芒瞬间大盛,天地之间风起云涌一道强猛绝伦的气势直通天际,搅动风云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似有种种玄妙的气息从其中渗透弥漫而出。

众人皆惊,只觉心中大震难以置信,传闻在有高手踏入地道之时便会引起天地变化,从而有丝丝毫毫的天道之力泄露而出,所以但凡有长辈踏入地道之时都会请人护法也同样会让子孙后辈跟着观摩并趁机领悟法则,以期有所收获。

“难不成这老不死的是要踏入地道?”古沉咽了一下口水,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说乾坤道果他们可以打一下,但地道强者这怎么破?

孟晓眉头紧锁望着那七色彩莲半晌道:“不是他踏入了地道,是那七色彩莲化作了踏地道级别的法宝!还有,我若是你,现在就好好的借着这丝法则气息好好的顿悟,这种机会可并不多。”

古沉一顿马上依言闭眼盘膝而坐很快就进入了修炼模式,同样作为的还有许多,一时间不光众人纷纷开始修炼就连不远处的平民也抓紧机会尽力去顿悟修炼了。

场中仅剩的几个例外便是胡家兄弟和孟晓、玉珑儿有限几人了。孟晓本来也打算借机感悟一下的,只是他发现那露出的一丝丝天道法则似乎颇为单薄,在深奥程度上似乎还不如他本身领悟的轮回之道呢。而玉珑儿则是根本不屑,过去曾经是天道高手的她又怎么可能会在乎这区区踏地道级别的天道法则呢?

轰!随着时间推移,那七色彩莲的光芒越来越闪亮,然而下一秒却轰然之间炸成了粉碎,之后一颗巴掌大小的葫芦轰然出世!

这葫芦漆黑如墨透着一股子沉重与荒古的神秘气息,一圈圈的七彩祥云纹路布满整个葫芦,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瞧就绝不是寻常货色!

“哈哈哈哈!成了,成了!终于成了,胡家的荣耀终究是要在我的手上重现荣光的

玄镜司  第六百零五章 小七死了

!”胡上卿苍老的脸上全是疯狂,一把搂过身边的紫琪和花芦,在她们脸上各亲一口,双手更是抓住她们的胸脯狠狠揉捏,哪怕两女疼的娇躯直颤也还是尽力的陪出笑脸。

呃,噗!随着葫芦合一,原本的葫芦主人瞬间失去了魂宝的拥有权,若是平常也就罢了,但如今身中剧毒的胡雨胡灶胡杏三人经此打击瞬间一口老血喷出,久久不能缓过气来。

“小七!你怎么了?”就在孟晓眉头紧锁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原本那个拽进自己衣角的纤细小手却松开了,低头望去小小的身躯爬倒在他的脚边像极了一个受伤的小动物,望着他的眼神满是灰暗与对生命的渴望。

孟晓大惊,一把将小七捞起,紧紧抱在怀中半天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她的身体冰凉一片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泼猴在旁边急的上蹿下跳,猴目中一片血丝。

“小七,小七,你怎么了?振作点,小孟哥帮你去把葫芦抢回来啊!”孟晓激动的大叫,此时什么计划都不重要了,胸中澎湃的杀意已经在胸中判了胡上卿死刑!他才不管胡氏兄弟的死活,只要小七没事,其它重要吗?

“没用的!葫芦已经合一是无法分开的。”胡上卿惋惜的摇了摇头伸手将那黑底彩纹的葫芦放在头顶,一股踏地道的强者威压瞬间波及全岛,令所有人不自觉的一阵颤抖,紧接着海浪翻涌波纹辐射出海,哪怕是最近的七星岛也能够感觉到!

胡上卿身体一抖,踏地道的威压瞬间收敛,望着怒目而视的孟晓叹道:“何况,就算将葫芦给你也没有用了!”

“放屁!”看到小七出事众人纷纷爆发出疯狂的杀意,自然不会相信胡上卿的鬼话。

胡上卿倒也不在意,只是摇头道:“你们以为当年那穿心一剑是那么好治的吗?她的心脏又不长在另一侧,其实当年掉入悬崖的时候小七就已经死了!只是这孩子天赋绝伦,通过紫葫芦竟然对空间法则有了极深的领悟,所以在临死之前利用紫葫芦的特性借助空间法则将自己的灵魂生生封锁在了尸体之中!”

海风吹过,一片冰冷侵袭所有人的心间,泪花从不同的人眼中涌现,无论是胡氏兄弟还是孟晓等人的震撼都已经不是语言能够形容的了。

她活的很痛苦、很艰难,灵魂锁住了但尸体是会随着时间慢慢腐烂的。尸体无法修炼,小七唯一给尸体补充能量的方式只能是吃!吃的越多尸体的活力就越多,活力不够就会影响身体机能,她会失忆、会变得痴痴傻傻,会被有心人利用来作为运输的工具,会被孟晓等人捡来养着!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一个死人的奋斗,一个死人为了活着而与天命的搏击!她对生命眷恋、对孟晓等人不舍,却最终还是为了自己的兄长们献出了赖以维持生命的葫芦!

“小七啊!”胡大龙热泪盈眶扑倒在地,失去魂宝后的虚弱让他踉踉跄跄的向着小七爬去。胡灶胡雨痛心的瘫倒在地,眼泪早就决堤再也无法收回。

孟晓紧紧将小七搂在怀里,一向自诩冷静的智者终于没有办法抗拒真情的撼动,一颗颗泪珠滴在小七的脸上,这即将要死的小丫头却还露出萌萌的笑容伸出小手在孟晓脸上抹了抹。

“小七不疼,很早就感觉不到疼了呢!小七不后悔,一个死人能够让别人活下去总是赚到的。”小七的脸色已经彻底铁青,瞳孔开始放大越发的没有神采了。然而她依旧用稚嫩却已经有些干哑的声音笑道:“谢谢你,谢谢你们,让小七感受到了一直都没有感受过的亲情。小七要走了,记得每年过节要给我烧吃的,小七不要做饿死鬼!还有小七的兄长们就拜托你们了,那个死老头不会遵守诺言的。另外,嗯,小孟哥的饭菜真做的很香,尽管我没什么味觉……”

胖乎乎肉嘟嘟的小手缓缓落下,从瘫倒到逝去的速度飞快,甚至连给孟晓等人道个别的时间都没有留下,所有人怔愣的看着一个生命的逝去,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直低头看不见任何表情的孟晓伸手抚在小七脸颊接下了一滴眼泪,一滴属于死人的鬼眼泪。

(嗯,怕被寄刀片,先小小剧透一下,小七后面会出场!)

湖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惠州癫痫病
惠州癫痫病医院
惠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惠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