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港信息网 > 育儿

魔王在路上 453 再见统治者斐须吕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2:55

魔王在路上 453 再见统治者斐须吕

人生之棋就放在两人的中间,代表着两人的红色棋子围绕着代表终极之域的球体顶点一圈一圈的移动。

数分钟后,卡瑟琳首先开口:“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只能找到两个方向。当我们向着终极之域前进时,实际上是在围绕终极之域走。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终极之域很可能只是一个景象,这个景象就在这条圆弧上。”卡瑟琳指着红色棋子的前方,手指同时也围着顶端移动。

“有道理。”冰熊深渊点头赞同,同时红色棋子前方出现了一颗绿色棋子,保持一段距离与红色棋子同方向一起移动。

“当我们换了其他任何方向前进时,都在远离终极之域,就像你演示的,我们如果是在一个巨大的球体上,确实会发生这种情况。”卡瑟琳停顿了一下,“但前提是,我们已经站在顶端上。”

“啪”冰熊深渊用力拍了一下大腿,“对,就是这个。我们看到的其实只是景象,或者说是一道幻象。实际上我们已经站在了这里。”冰熊深渊指着球体顶端。

冰熊深渊话音刚落,两人身下突然就变成了一片星空,那是终极之域里特有的星空。卡瑟琳手中的灵魂锁链没入这片星空中,看不到另一头在哪里。

“唉!”一声悠长的叹息响起,这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很清晰很沉重。

卡瑟琳和冰熊深渊两人对视一眼,迅速跳起来背对背靠在一起。他们努力看着四周,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异动。但四周一片漆黑,再怎么努力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过了许久,巨大的声音又从四面八方传来

。“吾不可能放你们出去,怎么办呢?”

这个声音的主人似乎在思考。

卡瑟琳立刻思考着不放她和冰熊深渊出去的各种可能结果。这些结果中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好结果。

不能被动地把命运交给这个神秘的存在!

“您是哪位?”卡瑟琳大声问道,“能否允许我们获悉,是什么样的伟大存在在与我们交谈?”

“吾不是什么伟大的存在。”过了几分钟,那个声音回答。

“那我们该如何称呼您?”卡瑟琳继续问道。这位存在似乎并不反感交谈,真是一个好消息。

“称呼吗?嗯,他们以前是怎么称呼吾的呢?让吾想想,让吾想想。”停顿了数十秒,那个声音说,“在吾记忆中曾经有人叫吾统治者,不过那些记忆好像又不是吾的。啊——啊——”

他痛苦地叫起来,声浪滚滚,一波一波的从四面八方朝卡瑟琳和冰熊深渊涌来。两人顿时感到令人窒息的巨力挤压着他们。

“仅仅是声音而已。”卡瑟琳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停下来,请您停下来。”冰熊深渊使出浑身力气嘶吼。可他的声音在声浪里显得如此无力,只比卡瑟琳的说话声响了那么一点点。

就在两人觉得自己的身体要被压碎的时候,“砰”的一声,他们的头盔炸裂开来化为粉末。“砰砰砰砰……”又是数声,卡瑟琳身上的飞盾、空气炮,冰熊深渊的炽热切刀、电弧枪,包括两人身上的各种机器傀儡相关的改装物——触片、炼金纹路等都从身体里给挤压出来,同样炸成粉末。

四周汹涌的声浪戛然而止。

卡瑟琳和冰熊深渊全身都受了不轻的伤,各种武器、装置的爆炸令他们猝不及防。两人瘫坐在地上,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来。

飘浮在两人头顶的粉末此刻忽然聚集起来,慢慢勾勒出一个形状落到两人的面前。卡瑟琳眉角跳动,这个鱼头狮身的形状不正是无序之界的统治者斐须吕的样子吗?

这位强大的统治还真是无处不在,卡瑟琳内心苦笑。上次在地穴深处斐须吕可是直接与自己在意识深处对话过,没想到这么快又出现在自己面前,难道是来告诉她阿德勒席追到这来了?

“原来吾是这个样子的。”粉末状的斐须吕转动鱼脑袋看了看自己,“吾似乎又记起点什么。”

斐须吕围着两人转了一圈,卡瑟琳和冰熊深渊都不敢轻举妄动,任凭祂打量。实际上卡瑟琳和冰熊深渊就算是完好无损也是不敢动弹,眼前这位只是吼叫两声就能让他们瘫坐难动,可见是无法抗拒的超强存在。

“吾认识你,对,在记忆里吾见过你,听说过你。”斐须吕在卡瑟琳面前停下,脑袋凑得很近,仔细地观察卡瑟琳。

卡瑟琳唯有苦笑。“尊敬的斐须吕,很高兴又能见到您。”

卡瑟琳说出斐须吕名字的同时,斐须吕的身形变得凝实了不少,祂的鱼首狮身也变得有血有肉起来,而不仅仅是粉末勾勒的形状。

“嗯,嗯,吾是斐须吕,不错,吾是斐须吕。”斐须吕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不对,不对,吾不是斐须吕,不完全是斐须吕。”

“吾就是在等你,在等你,博瑟托伊菲尔。”斐须吕退后两步看着卡瑟琳,“斐须吕在这遇到过你,所以吾留在这里等你。吾知道你想出去,吾也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卡瑟琳浑身悚然。她想起精灵将军雨水说过,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巧合。

“那我为什么会到这来?”卡瑟琳不禁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斐须吕摇头,“吾只是来看看,吾不参与这层世界的游戏。”

虽然有预感不会得到答案,但卡瑟琳还是从斐须吕的话语中得到一些信息。一场游戏啊,果然是有什么强大存在隐藏在背后操控一切。

“那您在这等我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让你回到原本的路径上。”斐须吕做出思考状,停了片刻说,“你不能从这里出去,你出现在这里是一个意外,所以要纠正。”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意外,您又要如何纠正?”卡瑟琳追问,“难道这个意外和您有关?”

“好问题,好问题。吾想不起来答案了。”斐须吕摆动着脑袋。祂焦躁地来回走动,喃喃自语:“答案,吾需要答案。”

吉林治疗白斑病费用
松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安顺性病医院费用
吉林治疗白斑的医院
松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