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港信息网 > 时尚

末世到修仙 第二百六十一章杀戮

发布时间:2019-09-25 22:46:32

末世到修仙 第二百六十一章杀戮

其余的修者俱是心头暗暗的提高了警惕,脚下缓缓的踏步,身形轻轻的偏移开,快速而有序的拉开了与旁的修者之间的距离。

血色的光,骤然显现,倏忽而逝,没有人瞧得出这光来自何处

末世到修仙  第二百六十一章杀戮

,去向何方,光芒一闪而逝,“噗!噗!”两声轻响,血,滚烫的鲜血再度喷射而出,又有两名修者,额头上现出了血洞,嘴角挂着笑,头朝向了那血色莲花,无声无息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怎么可能?”一名修者惊呼出声。倒毙的两名修者,就站在他的附近,不足五十步,直到两人倒地身死,他也没有察觉到一丝一毫的异样。

所有的人俱是一怔,他们已经将神识散开,全部的注意力俱是放在了场中,竟是还不能抓住这名偷袭者的一丝痕迹?!他的身手已经好到了这个地步了?!那何必还偷偷的下杀手?!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清空他们!

“噗!”

轻响声再起,却如同惊雷般炸响在众人的耳边。

果然,再次有修者身死倒地……

慌、乱、惊恐!

场中的修者警惕的互相打量着,试图能够揪出那个隐于暗中的黑手。

清淡的香气变的更加浓郁诱人,有些刺鼻的血腥气味,便是被这浓浓的香气压下。

众人将目光转向了这香气的源头,湖水中央那半开的血色莲花,慢慢的开始绽放,如同鲜血一般的花瓣更加的透亮,璀璨的有些炫目。

“是谁?给老子滚出来!”带着无穷戾气的声音如同惊雷般炸响,吸引了众人的视线,一个粗壮的汉子,拎着一柄沉重的狼牙棒法器,胸膛急剧的起伏着,额头上的青筋暴跳,眼中泛起了血红,面容狰狞而扭曲,嘴角挂起了一抹诡异的笑,“不出来……不出来……把你们都杀光,就好了!”

“呜……”

凄厉的破空声,沉重的狼牙棒高高的举起,重重的砸落。

这汉子的举动,使得陷入不安的修者们,那紧绷的神经,断了!一场你打我,我打他,他打他的大混战开始了!平静的湖边杀气纵横,各种元气对撞,火星迸溅,金铁交鸣声、惨叫声、呼喝声,赫赫的劲风之声在场中不断的响起。

断臂残肢飞舞,鲜血四溅,修者们开始了惨烈的厮杀。出手之间俱是狠辣无比,毫不留情,招招对准了旁人的要害,式式都凌厉异常,直取他人性命。

竟似入魔了一般,双眼血红,毫不吝惜己身,拼着自己受伤流血也要砍上一刀,刺上一剑。这场混战的引子,那手持狼牙棒的大汉,被斩伤之后,不退反进,拖着露出体外的肠子,狠狠的将一个修者的身子懒腰砸成了两段。之后,竟是随手将鲜血淋漓的肠子,胡乱的塞回肚子里,之后,不做任何的处理,便是再次冲进了人群之中,一根巨大的狼牙棒挥舞的虎虎生风。

血红色的莲花已经完全盛放了,浓郁的香气更甚,便是鲜血已经汇成了一条小河,仍是闻不到半点的血腥味儿,只有香气四溢。在这血色的花瓣之中,数颗柔和乳白色的莲子,似有云雾缭绕,若隐若现。

“杀!杀!杀!”

湖边的众人,已经不记得如何开始,为何而杀,心头只有一个念头,杀!杀掉眼前一切的活物!手里的法器上下翻飞,身上的伤口不断的增加,脸上的仇恨与怨毒之色,几乎化作了实质一般,为这惨烈的厮杀更增添了几分诡异阴森!

不断的互相攻击,不断的血腥杀戮,片刻之后,湖边地面,便是被鲜血浸透,戚戚的芳草,已经完全的被各种断臂残肢,大量残缺的尸体、鲜血淋漓的内脏……覆盖的严严实实,一点绿色也无。

只有那如同蓝宝石般湖,无论多少的鲜血注入,颜色却是不变,依旧是幽幽静谧的蓝。

叶楚面色惨白,泛红的双眼之中是深深的疲惫,嘴唇紧紧的抿住,已经失去了血色,手指深深的扣入了泥土之中,全身不由自主的哆嗦着。

修者的五感敏锐无比,叶楚距这惨烈的厮杀战场并不远,她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迸溅的鲜血,皮肉外翻的狰狞伤口,伤口处森森惨白的断裂骨骼。利器切入血肉的声音,咽喉被割裂死气球撒气般的声音,鲜血汩汩而出的流动声,本就躁动的杀戮剑意,被这疯狂的杀戮场景刺激的有些暴动,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叶楚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压制住了疯狂的杀戮之意。

惨烈的厮杀不断的进行着,叶楚的眼中慢慢的露出了一抹惧意,不由自主的长大的嘴,如同离水濒死的鱼,拼命的想呼吸空气,却怎么也办不到。

逃!离这里越远越好!心头猛的生出了这个念头,脚下一点,叶楚便是如同离弦的箭矢般,飞快的向外头爆射而去。

不对!叶楚的眉头狠狠的拧紧,惨白的脸色变得铁青,身形猛的一顿,飞窜的劲头一停。

可是身体却在同她作对般,奋力的反抗着她的意识,挣扎着试图要远离这里的。这种冲动无法抑制的,叶楚咬紧牙关,可是她的身体越来越难受,心口有什么东西梗着,憋闷的她几乎呼吸不过来。

一股极强的力道似密密的锁链捆住了她的身体,同意识对抗着,叶楚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就这样一脚踏在地面上,一脚抬起,僵在了原地。全身汗水淋漓,衣衫湿透。明明清楚的知道这孱弱的性子,是不属于她的,但她的身体却似乎完全被这性子控制了。

眼中微微的泛起了红光,杀戮剑意再次暴动,之后,那逃走的意识瞬息间消退,叶楚全身的力气俱是被抽调了一空,整个人就软绵绵瘫软在了地上。

虽然身体很疲累,但是叶楚精神却是一振,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捆绑住她的锁链崩开了一个裂口。

盘膝坐下,五心朝天,抱元守一,剑气在她的体内缓缓的运转着,叶楚不在分神去关注那血腥暴力的厮杀,而是将神识全部收入识海之中,一点一点的犁过,一遍一遍再一遍……

确保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未完待续。)

成都阿波罗医院张治平
成都阿波罗医院王平
成都阿波罗医院蒋永林
成都阿波罗医院温超万
广州男科医院陈向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