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港信息网 > 时尚

医道无双 第六十五章 又被耍了吧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3:26

医道无双 第六十五章 又被耍了吧

罗昭阳的方案杨斌最终还是没有同意,但是他也没有表示反对,他只是提醒着靳勤,如果罗昭阳出了什么事情,他和自己都没办法扛得起。

对于罗昭阳的提议,邓军没有拒绝的可能,在他看来把罗昭阳握在手里,好过把赵丰年抓在手里,他可以把罗昭阳给带走,但是他绝对带不走张丰年,就算他可以带走,张丰年给也的只会是一个包袱,但是罗昭阳就不一样了,如果能够把罗昭阳一起带走,那他带走的是一个财宝,一笔足够他可以东山再起的宝藏。

两边的气氛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几名防暴警手握盾牌扶着罗昭阳一路前行,而邓军也派出了他的一名手下押着张丰年从别一边走了过来,所有人的枪全部推上了膛,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站在这中间的两个人就会被打成麻蜂窝。

所有人都在紧张,所有的目光都停在罗昭阳和张丰年的身上,他们的出场让所有人连呼吸都不敢大意,他们害怕着就是那么轻轻一吹,在带到起一颗尘埃的时候,会引发数不清的子弹飞射。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靳勤和杨斌站在装甲车的旁边,随着他们的脚步开始xiǎo声地説着。

“十步。”

“九步。”

“八步。”

他们都在紧张,靳勤期盼着这交接的顺利完成,只要张丰年可以回到盾牌之内,他就可以完全放松了,而杨斌却在期盼着这意外的发生,虽然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开枪的时候,但是他也在等待着奇迹的出现,这一次的人质交换,没有在方案计划之中,现在他只希望一切如罗昭阳所想的那样,可以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把邓军给抓住。

“掩护,掩护,人质交换完成。”通话器里面传来了前面的声音,随着这样的回报声,靳勤再也掩饰不了他内心的兴奋,他马上站了起来,然后高兴地説道:“嘢……”

就在靳勤这一个代表着他兴奋的嘢字出口时,旁边紧张得冒起了冷汗的警员突然扣下了枪的板机,随着子弹从那枪口飞射而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枪声像要把这大地撕成两半一样。

“妈的,还开枪,给我打。”邓军好像早已经料到警察没有那么容易把罗昭阳交给自己,听着对方竟然开火,他马上作出了回应。

“快闪,火箭炮。”当阻击手还在想寻找着到底是谁开的枪时,他想着再回头去将那扣下火箭炮扳机的匪徒击毙已经来不及,他只能大声地提醒着自己的队友注意。

“呯……”在路口摆开的装甲车被一枚火箭炮给击中,车子在升起了一米多高后又重重地掉了下来,被盾牌护着我张丰年为了躲闪这飞过来的火箭炮,他们只得原地趴了下来。

“把我给我抢回来了。”邓军把手一挥,数十枚的烟雾弹扔向了张丰年的周围,看着这样的突然变数,靳勤马上冲了过去,但他还没有走出五步,一阵机枪的扫射,让他不得不跳后了两步。

烟雾将防暴警和张丰年给完全包围住,枪声也随即停住了,因为在这烟雾之中,已经分不清楚谁是谁,在这样的情况下,警察担心着会有误会,但却给了邓军造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烟雾慢慢地散去,已经装备好的特警冲进了烟雾之中,但是当他们拔开这层层烟雾的时候发现,除了自己这些被刺伤了的同事后,却看不到张丰年的踪影。

“他妈的,谁开的枪?”靳勤气愤了起来,此刻的气得七孔冒烟,本来还指望着用罗昭阳去换回张丰年,但是现在倒好,不单没有换回来了,原来已经脱离了危险的罗昭阳竟然也被送了回去。

“你妈的,你兴奋个鸟蛋呀,你喊什么不好,要喊个嘢,你他妈的还带了一群猪过来,他这不就射了。”杨斌一拳砸在了警车的车头盖上,那坚硬的拳头硬生生地把车头盖给砸得凹了下去一大片。

“靳,靳探长,我……,我以为你叫射的,我听错了。”刚刚最先开枪的警员打着抖説道,这是他第一次出警,一直以为他都是坐在办公室,录录户籍资料,做做后勤工作,他调这一线也是今天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这第一天上岗,他就出警了,还是跟着某靳勤来抓邓军这样的一头号大毒枭。

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的巧合,所以有的事情好像都像是上班安排好了的一样,罗昭阳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但是却又被这样给抓了回去,在同样的房子内,罗昭阳又再次被绑了起来,而张丰年也回归了他的位置。

“妈的,哪我玩花样,你不知死活。”邓军一拳打了了罗昭阳的肚子上,那原本才刚刚愈合的伤口因为这一拳又再裂了开来,那渗出来的血柒红了他的衣服。

“住手,你觉得你可以跟外面的警察耗时间吗,不用多久,就算你把我们两个人当人质,你也逃不出这京都。”就在邓军的第二拳要揍下来时,罗昭阳大声地説道,他盯着邓军的眼神,让开始愤怒了的邓军突然变得平静了起来。

“对呀,等他们的增援一到,我就是插翅也难飞了。”罗昭阳的一句话提醒了好胜的邓军,让他从冲动中恢复了理智。

邓军透过那窗子的边缝看着外面的情况,此刻他的心里也明白,就算自己这里的子弹再多,也有打完的时候,现在他们可以説是两败俱伤了,他完全可以带着罗昭阳和张丰年一起突围出去,只有这样他才可能一线生机。

“好,现在给个机会你

医道无双  第六十五章 又被耍了吧

,你説怎么办?”邓军把罗昭阳的头给抬了起来,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他问道。

“怎么,想找我做军师?”罗昭阳咳了两下,邓军的拳头让他的肚子还在翻滚,他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感觉到胸口有diǎn难受。

“现在问你又不説,不问你刚刚又那么多话,你到底想怎么样?”此刻的邓军开始急了,他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罗昭阳在这里聊天了,他现在除了不可以给罗昭阳跪下,其他的他感觉一切可以商量。

“罗昭阳,你别乱説话,你别害我,要不然……”张丰年看着罗昭阳正盯着自己,他开始紧张了起来,他之前在酒店把他打成那样,他开始担心着罗昭阳会不会也借邓军的手来教训自己一顿。

“我做你军师可以呀,不过他这样恐吓我,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下机会,让我好好地教训他一下。”罗昭阳的眼睛也透过了窗子看了看外面,很不高兴地説道。

“罗昭阳,你想借刀杀人?”张丰年开始紧张了起来,他一步一步地退后了窗边。

“现在邓军是通缉犯,如果你死了,邓军他又跑了,到时候我説你是邓军杀的,我相信没有人会怀疑。”罗昭阳对着张丰年説完后,他将目光转向了邓军,仿佛他在征求着邓军的意思,让他肯定自己这样的做法。

“只要我能逃出去,别説是扛一条人命,就是多两天,我也不会介意。”邓军听着罗昭阳这样的语气,他倒没有怀疑,相反,他如果不这么狠张丰年,他倒是觉得奇怪,在这一刻他见证了什么叫天下男人都一样,罗昭阳他也不例外,他也会复仇,他也介意张丰年对他的女人有非份之想。

“听到了,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罗昭阳瞪着张丰年,然后把押着他的两个人给甩开,紧握了拳头,准备着向张丰年发动攻击。

“罗……”昭阳两个字还没有从张丰年的嘴里吐出来,罗昭阳的一个拳头已经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肚子上,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让张丰年无法再开口説话,就在刚刚准备挺直身子时,罗昭阳第二拳又打了过来。

“叫你对美馨有非份之想,叫你自以为是,叫你今天绑我过来。”罗昭阳揍一拳,骂一句,拳拳到肉让邓军的手下只得举枪在一边看着,此刻他再一次见识到了罗昭阳的狠。

“救……,我……”张丰年感觉到身子发软,在罗昭阳再次靠过来的时候,他一把抱住了罗昭阳,他知道自己再也受不了罗昭阳的任何一拳。

“出去了快跑,有人接应你。”罗昭阳説完,他一把抱起了张丰年,把张丰年给托了起来,将他从窗子扔了出去。

所有的一切显得十分之自然,所有的动作是那样的连贯,对于张丰年被扔出了窗外,又是那么的合理,当他们对于罗昭阳这样合理的举动时,他们已经迟了,因为张丰年已经向外面滚了出去,而跑出窗边的人只要一露头,外面的阻击枪马上让子弹穿透他们的脑袋。

阻击枪的掩护,让没有被绑着的罗昭阳轻松地跳出了窗子,几个翻滚,人就离开了这屋子几米,躲在屋子里面的邓军对着天空大声地骂道:“罗昭阳,你个王八蛋,你竟然敢耍我。”

邓军的声音在这旷野里回响着,没有了罗昭阳,没有了张丰年,他的大势已去,他的坚持将只会换来尸横遍地,此刻他在心里质问道上帝,为什么聪明的自己竟然会让一个罗昭阳玩得团团转。

贵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广西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宜春治疗性病方法
汕头天佑医院预约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